南方周末|楊友孫:立陶宛對俄“禁運”為何如此強硬

                    時間:2022-07-21瀏覽:10

                    俄烏沖突以來,立陶宛的對俄政策引人矚目。一方面,它采取了和其他歐盟、北約東部邊境國家類似政策;另一方面,也采取了一些比其他國家更加激進的政策。


                    2022年7月10日,俄羅斯衛星網報道,按照歐盟第四輪對俄制裁規定,俄羅斯水泥和酒精等貨物的進口禁令即日起生效,這些貨物將無法通過立陶宛等歐盟成員國運輸至俄羅斯加里寧格勒州。

                    6月20日,俄羅斯外交部曾發表聲明,抗議立陶宛禁止經立陶宛境內鐵路,向俄加里寧格勒州運輸貨物,并警告如果立陶宛不恢復運輸,俄方將作出回擊。

                    俄烏沖突以來,立陶宛的對俄政策引人矚目。

                    一方面,它采取了和其他歐盟、北約東部邊境國家類似政策,例如緊跟歐盟制裁俄羅斯,請求北約加強武裝包括立陶宛在內的東翼國家、請求美國永久駐軍立陶宛等。

                    另一方面,立陶宛也采取了一些比其他國家更加激進的政策。除了出臺本次禁運措施,4月2日,立陶宛還要求俄羅斯為“布查事件”負責,并宣布停止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使它成為第一個拒絕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國家;5月22日起,立陶宛完全切斷俄羅斯能源的進口,包括石油、電力和天然氣; 6月17日,立陶宛國有鐵路公司——立陶宛鐵路公司通知俄羅斯,從6月18日午夜開始,將不再允許載有受歐盟制裁貨物的過境列車通過,引發俄羅斯與立陶宛、俄羅斯與西方的又一次沖突。

                    預計,立陶宛可能在8月和12月根據歐盟新的制裁措施,將進一步禁止俄羅斯石油、天然氣等重要物資過境立陶宛。立陶宛的上述激進措施在很大程度上是“損人不利己”,不僅將迎來俄羅斯的報復,而且對自身的國家安定和長期發展相當不利。

                    底氣何在

                    俄烏爆發沖突以來,立陶宛表現激進,那么,其底氣何在?或說其背后有何種動因呢?

                    首先,在波羅的海三國中,立陶宛領土面積最大,人口最多,它常常以波羅的?!暗貐^領導國”自居,希望通過更多的主動行為,凸顯作為地區領導者角色,使歐盟、北約認識到它在波羅的海區域的重要性,從而獲得歐盟、北約的更多支持和資源。

                    其次,與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不同的是,除了毗鄰俄羅斯飛地加里寧格勒之外,立陶宛與俄羅斯本土并不接壤,這使立陶宛受到俄羅斯的地緣壓力和軍事壓力比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要小一些;而且,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均有1/4的俄裔人口,而立陶宛俄裔人口只有5%左右,因而它的反俄政策在國內也不存在太多顧忌。

                    再次,立陶宛已逐漸在能源領域 “去俄羅斯化”。俄烏沖突后,立陶宛將能源領域“去俄羅斯化”理解為,停止資助俄羅斯戰爭機器,是團結烏克蘭的體現。4月2日,立陶宛能源部宣布,當月起不再進口俄羅斯天然氣,這使立陶宛成為歐洲第一個主動停止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國家。隨后,立陶宛能源部決定從5月22日起,完全切斷俄羅斯能源的進口,包括石油、電力和天然氣。立陶宛能源部長戴紐斯·克雷維斯表示,立陶宛正在經由克萊佩達港口接收站進口美國液化天然氣,來滿足天然氣需求,并通過本土發電廠及與瑞典、波蘭和拉脫維亞的現有互連電網進口電力來保障用電需求,而且該國已初步成功實施波羅的海國家電網同步、以本土綠色能源滿足電力需求,并開始成為電力出口國,立陶宛已基本實現能源“去俄羅斯化”。 

                    “認知”錯位

                    在本次沖突中,雙方對立陶宛措施的理解發生了明顯的“認知”錯位。

                    立陶宛認為,禁止受制裁貨物的流動,是歐盟對俄羅斯第四套制裁措施的一部分,僅適用于金屬、煤炭、建筑材料和高科技產品通過鐵路過境立陶宛。在得知俄羅斯將該行為定性為“封鎖”后,6月20日,立陶宛外交部認為,“禁運”并非“封鎖”,并強調其決定是在與歐盟委員會協商后作出的,未受制裁的貨物和鐵路乘客仍然可以通過立陶宛。而且,立陶宛“沒有對過境施加任何單方面的、單獨的或額外的限制”,它僅僅是一直在執行歐盟的制裁。

                    俄羅斯則將立陶宛的行為界定為對加里寧格勒的“封鎖”,認為這違反了俄羅斯-歐盟于2002年11月達成的“歐盟-俄羅斯加里寧格勒伙伴關系”中,關于雙方保證加里寧格勒及周邊地區貨物運輸自由的協議。

                    6月20日,普京的新聞秘書德米特里·佩斯科夫稱,此舉為“非法”行為,并表示“這一決定確實是前所未有的,情況非常嚴重,我們需要進行認真的深入分析才能作出回應”。6月21日,俄羅斯安全委員會秘書、普京的密友尼古拉·帕特魯舍夫在訪問加里寧格勒時,將立陶宛的限制描述為“敵對行動”,并警告說,莫斯科將采取“對立陶宛人民產生重大負面影響”的措施予以報復。

                    俄羅斯國家電視臺評論員弗拉基米爾·索洛維約夫甚至將此事件定義為,西方采取戰爭邊緣政策,為第三次世界大戰預設了時間。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也表示,這是立陶宛的宣戰行為。

                    目前,俄羅斯政府仍未明確具體回應措施。不過,加里寧格勒州州長安東·阿里漢諾夫曾暗示,俄羅斯的反應可能包括關閉通過立陶宛和其他波羅的海國家港口的貨物流動。也有不少西方人擔心,俄羅斯有可能會考慮采取軍事行動,打通波蘭與立陶宛接壤的蘇瓦基走廊(Suwalki Gap),以確保其盟友俄羅斯的貨物可以通過該走廊從白俄羅斯到達加里寧格勒。

                    不過,從目前來看,雙方升級為軍事沖突的可能性并不大。

                    立陶宛的禁運措施僅僅是基于它作為歐盟成員國,執行歐盟的制裁措施,并非基于立陶宛作為北約成員國而采取的行為,因此,“禁運”本身與北約無關,僅此一件事不足以引發俄羅斯與北約的沖突升級。

                    另外,在俄烏沖突焦灼之際,開辟第二戰場,引發俄羅斯與北約之間的直接軍事沖突,不僅將大大分散俄羅斯的作戰能力,而且會使北約更加毫無顧忌地支持烏克蘭,這對俄羅斯是十分不利的。

                    因此,俄羅斯更可能采取的措施是,一方面調整運輸路線,將更多貨物通過波羅的海航道到達加里寧格勒;另一方面,俄羅斯可能會采取一些“對等”的懲罰措施,例如在加里寧格勒港口周邊對歐盟國家海運,尤其是對立陶宛海運設置一些障礙,并可能采取一些措施對立陶宛的重要港口克萊佩達實施部分封鎖。

                    俄羅斯也可能聯合白俄羅斯,對立陶宛與白俄羅斯陸路的人員、貿易往來進行一定的限制。至于打通蘇瓦基走廊,需要通過軍事手段,干涉他國領土主權完整,這種方式在近期不大可能出現。

                    自食其果?

                    在俄烏沖突背景下,任何一些微小的動作都可能被理解為嚴重的挑釁行為,從而引發沖突升級的危險。

                    對于立陶宛來說,這僅僅是一次普通禁運,但它顯然未全然意識到禁運措施可能帶來的潛在風險和長期影響。這次制裁導向的并非俄羅斯本土,而是與立陶宛,乃至整個波羅的海國家唇齒相依的加里寧格勒。從近期來看,陷于俄烏沖突的俄羅斯,不大可能對立陶宛實施嚴重的打擊行為。對立陶宛來說,如果僅僅考慮近期得失而無更深遠的籌謀,必然埋下禍端。

                    6月8日,俄羅斯杜馬出現了不尋常的聲音,即否認蘇聯國務委員會1991年9月6日承認立陶宛獨立法令的合法性,這看似激進的提案,折射了俄羅斯對立陶宛行為的深度仇視。從長期來看,立陶宛的過激行為并不利于其實現地區領導的目標,更可能為自己過激行為埋單。

                    從經濟上看,立陶宛的禁運行為雖然基于歐盟的制裁措施,但禁運導致的負面經濟影響,卻主要由立陶宛來承擔。立陶宛毗鄰加里寧格勒和白俄羅斯,實施禁運后,來自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貿易將明顯減少,自身在國際貿易中的重要性也將明顯下降。今后,海上貿易也可能面臨被封鎖的風險。

                    從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定的角度來看,立陶宛的禁運措施,導致立陶宛周邊局勢的惡化,俄羅斯將進一步依托加里寧格勒,防范立陶宛和西方,局部地區面臨擦槍走火的可能性,有損于立陶宛的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定。投資環境變差,也不利于周邊旅游、人員往來與文化合作,因而對立陶宛的長期發展十分不利。而由于加里寧格勒深處歐盟、北約的腹地,一旦周邊爆發沖突,其激烈程度甚至要超過俄烏沖突。

                    從長期來看,當俄烏沖突結束后,立陶宛在俄烏沖突中的一些過激行為并不會隨之煙消云散,而是會成為雙方歷史中永遠的傷口,成為雙邊關系調整的障礙。

                    (作者系上海政法學院政府管理學院教授) 

                    閱讀原文

                    返回原圖
                    /

                    被老板强开了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