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APP|破解新冠陽性康復者就業歧視,他們有話說……

                    時間:2022-07-12瀏覽:10

                    如果遇上王燦鈺,無論是感染過新冠病毒的員工還是求職者,無疑是幸運的。作為企業負責人以及一名新冠陽性康復者,他篤定一種態度:不追問對方的新冠感染史。

                    不過,這份篤定在當前的勞動就業市場卻頗為難得。連日來,多名新冠陽性康復者遭遇職場歧視:有員工在康復后遭公司解雇;有應聘者被企業或勞務中介要求查驗近兩個月的核酸檢測記錄,對方公然稱,“陽過的不要,去過方艙的不要!”

                    如此歧視,有違一系列法律規定。在11日舉行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政府新聞發言人明確回應,“我市各部門、各單位都應該按照法律法規相關要求,一視同仁地對待新冠陽性康復者,不得歧視。社會各界應該對新冠陽性康復者給予更多的關心關愛,不能給他們貼標簽,不在他們的工作生活中設檻,不能讓他們生活在不該有的陰影下?!?/p>

                    一句“一視同仁”,是新冠陽性康復者此后在求職甚至維權時的底氣和理據。

                    與此同時,對于不少企業,若要問一句“何以明知故犯”,恐怕也能道出不得已的“苦衷”——常態化疫情防控下,每家企業守土有責。

                    “守土”意味著安全。招聘關乎企業發展,安全是發展的前提,但這兩者本不應是非此即彼的關系。

                    上海政法學院社會學教授章友德對記者分析,企業擔心康復者出現所謂“復陽”的不確定性,“比如一旦出現‘萬一’,企業是否能扛住相應代價?但究竟有沒有‘萬一’,需要醫學界多發聲給出客觀權威的解釋?!?/p>

                    “相關部門的發聲有助于減少不確定性,讓各方安心?!?strong>上海政法學院教授、中國衛生法學會理事湯嘯天指出。

                    相較于多數企業負責人,王燦鈺對新冠病毒的理解或許更為深刻。

                    4月中旬,他從南匯方艙康復出艙,目前健康狀況穩定。他對康復者安全性的把握,源于防疫政策下的后續監測、身邊醫學界朋友的科普以及自己從各種權威渠道搜尋來的信息,“歧視康復者不太符合情理?!?/p>

                    章友德認為,企業不能因為兼顧發展和安全的壓力,失去對法律的敬畏。

                    發布會上明確,我國的勞動法、就業促進法、傳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規明確規定,勞動者依法享有平等就業和選擇職業的權利。最高法院、人社部等部門也出臺過專門的規定,明確用人單位不能僅以勞動者是新冠肺炎確診患者、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無癥狀感染者、被依法隔離人員,或者勞動者來自疫情相對嚴重的地區為由解除勞動關系。

                    除了明文規定,章友德認為,新冠病史涉及個人隱私,這類信息的知情權范圍應該如何界定?一般的招聘企業、勞務中介機構是否有權查驗應聘者的新冠病毒感染史,“這些問題都值得探討,形成具體細化的相關規定?!?/p>

                    不過,專家也指出,部分公然歧視的企業固然要為自己的違法行為承擔后果,但同時也不宜過度加重企業的責任。

                    王燦鈺的企業還在成長階段,作為“掌門人”,他能夠充分共情企業的壓力,“防疫要求對企業有規定,公司為此投入了相當數量的人力和財力。防疫物資、消殺用品需要采購,公司內部對防疫的管理等都是企業需要承擔的壓力?!?/p>

                    章友德分析,“企業需要為生產創造一個預期穩定的環境。企業為什么不敢用康復者,他們的考慮恐怕是如果‘復陽’,企業會遭到怎樣的處理?”

                    企業為何有這般不確定性?這個答案關乎對新冠陽性康復者的正確認識。

                    “醫學方面需要經常給出權威發聲,比如轉陰以后的鞏固期需要多長,沒有‘復陽’是否不需要采取防疫措施等?!?strong>湯嘯天指出。

                    王燦鈺告訴記者,出現歧視問題,除了部分企業法律意識淡薄以外,對康復者的科學認知有所偏差也是重要原因,“對醫學信息的理解沒有完全到位?!?/p>

                    “但我也清楚,科學信息成為常識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彼f。

                    閱讀原文

                    返回原圖
                    /

                    被老板强开了苞